用不同维度来弹琴心里火焰不能灭

昨天下午,在宁波音乐厅举行的郎朗大师课现场,世界级钢琴大师郎朗为4名演奏者把脉问诊,金句不断。

一个半小时的大师课,因为郎朗,从五六岁的孩童,到60多岁的长者,笑声和掌声此起彼伏。

从杭州来的赵书行弹琴的手指如行云流水。他身后,闭目聆听的郎朗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短短七八分钟的普罗科菲耶夫第七钢琴奏鸣曲第三乐章演奏结束后,郎朗一句“弹得挺好,整体还是不错”让赵书行略微松了口气。

郎朗告诉赵书行:“弹的时候要一层一层往上推,应该是那种要把钢琴弹裂的感觉。”

经过郎朗以身示范和手把手地辅导后,赵书行反复进行了演奏。“曲子的弹奏要有轻重缓急之分,不要当个老实人,钢琴家都是不太正常的,要在精神上有些恍惚”郎朗一番幽默风趣的讲解和辅导,让现场听众纷纷拿起手机录制视频。

认真地聆听和耐心地辅导后,郎朗直言不讳地提出了现在钢琴演奏者的通病:不会利用时间和空间,弹不出层次。

“我长大了要成为郎朗那样的人!”惠风书院三年级的马逸轩更加坚定了理想;“我会把钢琴弹下去,不会再放弃了!”公共钢琴志愿者、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大一学生王茂森对音乐有了更深的理解

正如郎朗寄语钢琴爱好者“用不同维度来弹琴,心里火焰不能灭”,只有这样,艺术之路才能走得更长远。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昨天下午,在宁波音乐厅举行的郎朗大师课现场,世界级钢琴大师郎朗为4名演奏者把脉问诊,金句不断。

一个半小时的大师课,因为郎朗,从五六岁的孩童,到60多岁的长者,笑声和掌声此起彼伏。

从杭州来的赵书行弹琴的手指如行云流水。他身后,闭目聆听的郎朗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短短七八分钟的普罗科菲耶夫第七钢琴奏鸣曲第三乐章演奏结束后,郎朗一句“弹得挺好,整体还是不错”让赵书行略微松了口气。

郎朗告诉赵书行:“弹的时候要一层一层往上推,应该是那种要把钢琴弹裂的感觉。”

经过郎朗以身示范和手把手地辅导后,赵书行反复进行了演奏。“曲子的弹奏要有轻重缓急之分,不要当个老实人,钢琴家都是不太正常的,要在精神上有些恍惚”郎朗一番幽默风趣的讲解和辅导,让现场听众纷纷拿起手机录制视频。

认真地聆听和耐心地辅导后,郎朗直言不讳地提出了现在钢琴演奏者的通病:不会利用时间和空间,弹不出层次。

“我长大了要成为郎朗那样的人!”惠风书院三年级的马逸轩更加坚定了理想;“我会把钢琴弹下去,不会再放弃了!”公共钢琴志愿者、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大一学生王茂森对音乐有了更深的理解

正如郎朗寄语钢琴爱好者“用不同维度来弹琴,心里火焰不能灭”,只有这样,艺术之路才能走得更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