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国第一肌肉男入赘肯尼迪家族当州长晚年出轨自家保姆

他是好莱坞第一批动作打星,一身腱子肉,力大气无穷;好莱坞歇影后转战政坛,做了7年美国加州州长,似乎也如鱼得水颇有政绩。

他自小在父亲的拳打脚踢中长大,家暴让他走上健身之路;好莱坞之初也是屡屡碰壁,不得机缘;而进入政坛则是因为做了肯尼迪家族的金龟婿,借老婆的家族名号顺利上位;然而夫妻伉俪之际,他却出轨自家保姆,并搞出私生子一个!

他的父亲是一名警长,性格粗鲁火爆;母亲比父亲小了15岁,年轻貌美,在小小的乡镇美名远播。

正是因为这样的年纪差距和美貌负担,让父亲对施瓦辛格的出身十分怀疑。他看着这小小的男娃,越发觉得不是自己的种,倒是和隔壁老王有着三分相似。

于是,在施瓦辛格的成长过程中,父亲对他轻则疾声厉色,重则拳打脚踢。乡镇的邻里们给施瓦辛格起了个外号–“灰姑娘”阿诺德,可见其童年之悲惨。

从14岁起,施瓦辛格便坚持严苛的训练。他每周锻炼6天,每天6小时,即使累得瘫倒在地,只要照照镜子,立马满血复活地继续下去。

为了激励自己,施瓦辛格甚至在卧室里贴满了穿着三角裤衩的肌肉男的照片。母亲看到后,心底一沉,立马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原因是怀疑自个儿子是同性恋!

1966年,获得“欧洲先生”称号;1967年,获得“环球先生”称号;1970年~1975年和1980年,连续7年获得“奥林匹亚先生”称号。

施瓦辛格从业期间,几乎包揽了健身界的大满贯;作为行业天花板,他的地位如今还是少有人可以撼动。

即使到了今天,施瓦辛格已有74岁高龄,他的身子板,也不是常人可以较量一二的。

2019年,施瓦辛格出席南非一场体育活动时,一个黑人男子不知是瞬间大脑短路,还是想挑战权威一战成名,竟然从背后突袭施瓦辛格。

镜头间只见这黑人男子虎跃而起,一脚飞踢踹在施瓦辛格的后背上。无奈的是,施瓦辛格只是微微踉跄了一下,而这名黑人男子却轰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

我当时以为我被人群挤了一下,直到我看了视频才知道被人踢了一脚,还好这个傻蛋没有打断我和粉丝的聊天。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只是普通人的徒劳猜测罢了,即使年过古稀,拎起大刀仍是不可小觑的虎将一枚!

施瓦辛格比谁都清楚,健美这个行业是碗青春饭,年纪一到,碗中饭便是残羹冷炙。

然而,好莱坞之路一开始并没有很平坦。电影制作方拒绝他的理由很多,要么嫌弃他的英语不够标准,要么嫌弃他的名字太过古怪,还有觉得他的肌肉“过分畸形”。

施瓦辛格并没有因为别人的拒绝而气馁,他恶补英语,纠正口音;渐渐有了更多的演出机会。

1983年,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导演找上了施瓦辛格,希望他出演自己的新电影。十八流的演员碰上十八流的导演,双方没有更多的挑剔,当下一拍即合。

于是,名动海外的《终结者》系列应运而生。施瓦辛格借着这部影片一跃成为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巨星,而这个小导演借此打响自己的名号–詹姆斯.卡梅隆,也是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星球大战》、《阿凡达》的创造者。

此后,施瓦辛格在美国“动作巨星”的道路上一骑绝尘,以自己大块的肌肉,矫健的身手成为80年代人们心中的“超级英雄”。

银幕下,他投资房地产业和酒店业。与圈中好友史泰龙合资创办的星际酒店生意十分火爆。几年下来,施瓦辛格的口袋如同他的肌肉一般,丰满而饱实。

施瓦辛格也深谙这个道理。但毫无根基的他想要在政坛拥有一席之地何其艰难,施瓦辛格日思夜想,终于破解个中捷径–做得好不如嫁得好,辛苦拼搏不如一门赘婿!

我的成功取决于三点。第一,来美国;第二,马不停蹄地工作;第三,与肯尼迪家族的人结婚。

施瓦辛格的老婆名叫玛丽娅。玛丽娅的来头可是不小,她的父亲是国际特委会主席,母亲是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亲妹妹。

作为美国第一政治豪门的成员,玛丽娅的出身便是一种资本。所以当她站在施瓦辛格面前时,只消勾勾手指,便将这位好莱坞第一肌肉男收之囊中。(点击复习《肯尼迪家族,为何子孙多死于非命?》)

玛丽娅放下自己所有的工作,动用肯尼迪家族的人脉资源,协助丈夫的竞选工作。

竞选期间,施瓦辛格被竞争对手曝出“玩弄女人”“咸猪手”等丑闻,口碑直跌谷底;而玛丽娅挺身而出捍卫丈夫,以激情与柔情并济的演讲击垮流言蜚语,帮施瓦辛格挽回名誉。

虽然施瓦辛格在选举时人气颇高,但事实证明,他的能力与目光,并不适合政坛。

在他执政的7年间,加州年年赤字,政府只能靠借贷度日;到了2010年底,政府直接进入财政紧急状态。

为了填补政府亏空,施瓦辛格不得不变卖办公大楼、市民中心、里根大厦等建筑;好不容易筹得20亿美元,却完全补不上财政的大窟窿。

到施瓦辛格卸任州长之时,加州的财政赤字已高达240亿美元;与节节高攀的赤字相反的则是施瓦辛格的支持率,此时已暴跌至22%。

2011年,施瓦辛格卸任州长一职;第二年,他的妻子玛利亚向法院提交离婚诉讼。

在人们对这离婚疑云多番揣度之时,一个集狗血、小三、出轨、私生子的丑闻浮上水面。

在施瓦辛格与玛利娅结婚的25年里,家中一直雇佣同一个保姆,名叫帕蒂。此女长得下图这般模样,比起玛丽娅,只能说此保姆碰巧长在了施瓦辛格的审美趣味上。

施瓦辛格勾搭上保姆之时,玛丽娅已经为这个家庭生下了3个孩子;而这个保姆也是有家有室之人。

1997年,玛丽娅喜怀第四胎,碰巧保姆帕蒂也在此时怀孕了。因为孕期相近,玛丽娅对保姆更是百般亲近,如同自家姐妹一般,分享孕期的心情与秘密。

1997年9月27日,玛丽娅生下第四个孩子;仅仅5天后,保姆帕蒂也顺利卸货,生下男婴一名。

仗着两个孩子特殊的“缘分”,保姆帕蒂邀请施瓦辛格夫妇参加自己儿子的洗礼仪式,并且一起做礼拜,一起过圣诞节。

20多年的主仆情分,如此频繁走动似乎也见怪不怪;然而怪却怪在,这保姆的儿子越长越像施瓦辛格!

看着保姆儿子越发强壮的体格,玛利亚直接找到保姆,单刀直入抛出问题:“这个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

在得到保姆肯定的回答后,玛利亚没有半分留恋,当下搬出施瓦辛格的豪宅,两个月后提交了离婚协议书。

本想着退出政坛,再战一把好莱坞;却因这个丑闻被电影制片方拒之门外。而施瓦辛格在采访中也曾说道:

我的人生有很多低潮,但这件事情是我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我是唯一的罪人,怪不了任何人。

他出生平凡之家,以自己的努力改变人生,尝过灯红酒绿下的纸醉金迷,也尝过政治仕途中的阴云诡谲。

人至晚年,他也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所幸,他没有逃避,没有指责,吃下教训的同时,也在尽力弥补着各方伤害。

玛利亚一方,他平均分配了财产,承担起四个孩子所有的费用;保姆帕蒂这一方,他也为其置办了房产,并经常带着私生子出入健身房,且在儿子的毕业典礼上,盛装出席,满脸的骄傲与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