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门将维拉尔哭着离场 巴拉圭队想念奇拉维特

在巴拉圭参加世界杯的历史上,或许只有一个球员让人至今深深铭记,或许他并不性感,但他足够疯狂———他就是奇拉维特———这位“疯子”门将曾经让看似平庸的巴拉圭队在1998年世界杯上走得很远,而没有了奇拉维特的巴拉圭,不仅是没有了最后的屏障,也丢失了主心骨,从而变成了一个有力使不出的醉汉。

在这场比赛中,巴拉圭门将的噩梦在不到3分钟时就降临了,队长加马拉打进了一个乌龙球,门将维拉尔鞭长莫及,打进乌龙球的加马拉僵在那里,脸上一片错愕,过早的落后决不是巴拉圭愿意看到的,当擅长防守反击的巴拉圭成为了被迫进攻的一方,等待他们的只有尴尬。

第7分钟,门将维拉尔在一次平常的解围中拉伤了腿,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下场,他很恐惧,恐惧世界杯就终止在这第7分钟,在他的身上,一点也找不到前辈奇拉维特的血性和冷酷。替换维拉尔的波巴迪拉也很不走运,上场不久就因为持球违例而被判罚禁区内任意球,好在他还没有霉到维拉尔那个地步。

此后,波巴迪拉也经受了多次考验,大多数都是杰拉德、兰帕德、乔·科尔们的远射,英格兰似乎想效仿德国,充分利用“团队之星”的特性打远射,可惜英格兰人没有德国人那样的准星,而波巴迪拉的表现也足够出色。

巴拉圭人想用凶狠的铲断和英格兰人拼身体,发现拼不过;中国球迷的“老熟人”奎瓦斯想和英格兰后卫斗脚法,发现斗不过;英格兰也看出了他们没有“造次”的本事,在比赛后半段干脆打起了“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