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国混血并非桑巴传人 库兰伊终遭德国队抛弃

混血儿长得都很漂亮,而且聪明,因为取长补短。但凡事总有例外,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如果不幸成为例外的少数,那《悲惨世界》也莫过于此。就像电影《龙兄鼠弟》里所演的那样,孪生兄弟中的哥哥施瓦辛格继承了七个杰出爸爸的精华:高大,健美。而作为弟弟的德维托继承的却是所有的糟粕:矮小,猥琐。

库兰伊也是混血儿,而且是混血儿中的极品――混了五个国家的血液。他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巴拿马人,祖父是匈牙利人,祖母是挪威人,曾祖父是丹麦人。有必要纠正一个常识性错误,那就是库兰伊没有巴西血统。他生于斯长于斯,直到15岁的时候才迁往德国。他所有的足球技术也都是在里约州的街头学到的,但库兰伊的遗传基因里没有桑巴细胞,他只不过拥有一本巴西的护照。

当然,一定要说库兰伊有巴西血统也未尝不可,但请不要往足球上面靠。把一个在德国都算得上糙哥的人称作巴西足球的传人,这不是侮辱巴西足球吗?除了足球之外,巴西的排球也很强大。对了,据库兰伊自称,如果不是选择足球的话,他就会去打排球了。造化弄人,库兰伊为什么要选择足球呢?

打着巴西传人的幌子,库兰伊在刚刚步入德国足坛的时候赚足了眼球。但现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他的技术放在德国都其糙无比。当初克林斯曼在世界杯之前将他逐出国家队,库兰伊还曾引起过同情。但是当勒夫再次将他招入国家队之后,德国球迷却集体,因为他身上穿的巴西制造的“皇帝的新衣”已经被扒了下来。就像是德维托一样,库兰伊没能继承桑巴足球精华的一丝一毫。

同样道理,他也没能继承到德国足球的精髓。除了技术粗糙之外,德国球迷他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人品。在斯劳姆卡下课一事上,库兰伊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这还不是最恶劣的,上个星期六,库兰伊再次让我们大开眼界。因为勒夫没有把他安排到18人大名单中,库兰伊居然在比赛踢到一半的时候不辞而别,当了逃兵。退出国家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库兰伊却不敢面对而选择了逃避,这比逃兵更为人所不齿。

巴西的技术和德国的精神――这让人何等憧憬?但可悲的是,库兰伊却是德国技术――也许是对德国足球的冒犯――和巴西人的散漫的混合体。巴西人绝不肯接受他,就像当初他父亲坚持让他到德国从事足球事业一样,因为老库兰伊很清楚,凭小库兰伊的技术在巴西足坛永不可能出人头地。现在,德国人也不再认同他,因为德国足球的精神是宁肯战死也绝不会吓死,就像当初打着石膏踢世界杯的贝肯鲍尔,就像1996年欧锦赛决赛前宁肯让卡恩去踢前锋也不肯从国内再招新人的那支德国队。

可怜的库兰伊。就像那个寓言中的蝙蝠,身为哺乳类而不被走兽接受,空有翅膀却无法加入鸟类,最终只能是在黑暗中孤独地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