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海运的“集装箱之父”

西班牙《经济学家报》网站日前发表文章《马尔科姆·麦克莱恩:彻底改变海运和世界经济的“集装箱之父”》,作者是亚历杭德罗·塞拉诺·马丁内斯,全文摘编如下:

“远见卓识”“海运贸易史上最伟大的变革者”“为数不多的改变世界的人之一”“20世纪伟大的创新者之一”或“海运集装箱之父”,这些都是马尔科姆·麦克莱恩在他的一生中获得的一些赞誉。毫无疑问,由于创造了集装箱,他改变了海运。

疫情前,还很少有人重视集装箱的使用,但随着由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引起的严重供应链危机,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使得大量我们今天经常消费的商品滞留在运输途中。没有海上货物运输,就无法理解经济全球化。

这一切的伟大“建筑师”正是麦克莱恩。这位出生于1913年的美国企业家,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就萌生了通过集装箱实现物流系统现代化的绝妙想法。有一次在新泽西的港口码头,麦克莱恩正在观察码头工人卸下卡车上的货物,他突然想到,如果卡车的拖车是可拆卸的,这样就可以简单地将其放置在船上,而一切都会变得更容易。

麦克莱恩坚信他的想法可以彻底改变国际贸易的未来,但最困难的局面随后出现了,当时他要说服整个航运业,包括卡车运输公司、航运公司、港口和他自己企业的工会。他们反对这个想法,因为大多数码头工人会因此失去工作。一切都是困难重重,但麦克莱恩并没有停止努力,最终得到了美国军方的支持,后者是他的第一个大客户。

有了军方的支持,1956年4月26日,他将58个满载货物的集装箱装在改装过的二战时期的邮轮“理想X号”上,从新泽西的纽瓦克港运至休斯敦。四年后的1960年,麦克莱恩进行了最重要的实践。美国军方在麦克莱恩的想法中找到了向越南运送军事装备问题的解决方案。随后,“集装箱之父”利用这一协议,从当时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例如日本)运来了满载重要货物的大批集装箱。

越战结束,麦克莱恩虽然拥有31艘集装箱船,但是这个行业突然成为一个热门行业,高额的利润吸引了很多新入局者,每开辟一条新的航线,都有好几家竞争对手。到了1974年,美国与欧洲的集装箱数量达到100多万只,运载量翻了近20倍。

而且此时的各大船王,都是从资本市场融来的资金,为了在竞争当中胜出,常常通过价格战的方式获得订单。为了降低成本,又要继续融资买更大的船,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各家航运公司损失惨重。随着小公司的退出,航运业集中度也越来越高,同时也有利于集装箱的标准化。

集装箱标准化之后,全球几乎所有轮船公司使用的都是兼容集装箱,不管是卡车、火车还是港口和轮船都能自由地装卸,搬运的过程也是主要靠起重机,而且每个箱子里就装一种产品,就省去了挑拣的过程,那这个效率自然就提升了,成本也直线下降。

随着效率提升,工厂再也不用围绕码头建设了,工人也不用在码头附近生活了。同时高度集约化,也带来大量工人失业,以前港口装卸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工人,而随着港口标准化的提高,需要工人的数量就没有那么多了。但是这些码头工人是一个群体,他们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在码头工人的抵触下,刚开始集装箱的推行并不顺利,后来资本家采用补偿的形式,才获得码头工人的同意。这似乎是每个行业在被打破的时候,所遇到的阵痛。

同时集装箱的大面积推广,还带来了全球化分工。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手机,摄像头和芯片是日本、韩国生产的,天线是中国的,最后可能在马来西亚组装,正是因为集装箱的使用,让航运价格降低,加速了全球化分工,让地球变成了一个世界工厂,各个国家分工协作,最后形成一个全产业链条。

集装箱发展所遇到的阻碍,以及对世界的影响,改变了无数行业内相关从业者的命运,改变了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大大促进了全球化的分工。可见,集装箱这个产品虽然简单,貌似没有技术含量,但是它带来的变革却并不比高科技的产品低。从这段历史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科技含量的高低并不是改变生产力的主要因素。

多年来,这种物流系统的发展是显而易见的。现在,海上运输的所有管理流程都由控制每个可移动集装箱的计算机进行。冷链集装箱放置在船体内部,那里有供电和温度监控系统。最重的集装箱放在货仓的底部。今天,货船承担了大约90%的世界贸易。每年大约有20亿吨制成品、原材料和其他商品通过海上运输发往世界各地。这一切都归功于麦克莱恩和他的革命性想法。

麦克莱恩2001年5月25日在曼哈顿东区的家中因心力衰竭引起的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

真正的颠覆性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周围的配套设施都跟上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优势。麦克莱恩刚开始使用集装箱的时候,并没有降低成本,差点因此而破产,要不是美国越战所带来的巨大货物吞吐量,也不会带来集装箱的大面积推广。

因此一名优秀的创新者,不管他是成功或是失败,只要他做出了贡献,都应该被历史铭记。麦克莱恩在后来航运行业激烈竞争当中,负债累累,最终破产,但是依然不能影响我们把他奉为“集装箱之父”。